2023年9月27日,杭州第19届亚运会电子竞技(足球在线4)决赛落下帷幕,泰国运动员迪德·颂赛沙恭(国内称「提戴」)夺得金牌,帮助泰国代表团在电竞项目的金牌数上暂时追平中国;泰国运动员帕达那沙·瓦拉南、韩国运动员郭峻赫分别获得银牌和铜牌。

文 / Alvis雷

与26日「王者荣耀亚运版本」决赛的人声鼎沸不同,9月27日的杭州电竞中心,显得相对安静。

当然,这或许是亚运电竞到目前为止海外观众数量最高的一场比赛,当双方运动员完成精彩操作时,也能听到来自不同语言呐喊声——这是一个5000人标准的场馆,他们必须发出一个顶五个的音量,或者十个。

图片来源;当代体育。

本土观众缺位的原因主要有二:

中国运动员李思俊与刘家成,分别折戟于败者组第二轮和第五轮,未能进入四强阶段。以及,「足球在线4」在国内的相对热度不及「英雄联盟」等热门项目。

本届亚运「足球在线4」的报名人数共42人,来自20个国家及地区。但其中,「足球在线4」为主要流行版本的,只有9个半人,分别来自中国、韩国、泰国、越南、印尼和中国香港。

半个人的说法,是因为中国香港运动员丘敏龍曾参加过「足球在线4」中国内地的FSL职业联赛,但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中鲜有接触这个版本了。

「足球在线4」与主机端的「FC 24」同为EA SPORTS制作,前者是PC客户端游戏,主要在东亚及东南亚地区流行;「FC 24」之前的名字叫「FIFA」系列,覆盖面更广,几乎遍及全球。

虽然都出自一个厂商,但任何细微的版本差异,都会在高端对决中被成倍放大,更何况还不是细微差别。因此,除去这9个半人以外,其余的选手都必须在短时间内去适应,发挥自然大打折扣。

图片来源;当代体育

事实也确实如此,「足球在线4」的选手们在面对其余选手时都展现出了强大的统治力,几乎无一失手。

但在他们的直接交锋中:

两位中国运动员输给两位韩国选手,或许可以被理解;但输给越南和印尼,则是明显的发挥失常。

毕竟在上一个「足球在线4」的洲际赛事(FIFA电竞洲际杯),拥有这两位亚运金银牌泰国选手的Faze战队是冠军,中国战队曼城是第二,拥有郭峻赫的韩国战队KT排名第三。在更早之前,韩国又一直在FIFA电竞亚洲级别比赛里具有较强的统治力;因此,中韩泰共同处于亚洲前列是被公认的事实。

图片来源;当代体育

回想到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「足球在线4」没有入围比赛项目的遗憾还历历在目。

而5年后的今天,正式比赛项目、计入奖牌榜、国家集训队运动员身份、央视转播等要素齐聚——当老天想把一切都还给这个项目时,但中国「足球在线4」运动员却没能走到这最美好的一刻。

最终,2004年《电子竞技世界》没有踢完的那个足球电竞下半集,又将成为暂时的遗憾——19年后的今天,我们没能等到那段在央视上续写的篇章。

人们说,也许2023年中国电竞运动员最大的幸福,就是家人能够看到自己在央视的转播画面中戴上亚运金牌、成为那个值得骄傲的中国体育英雄。但李思俊和刘家成没能等到这一刻——甚至不知道是暂时的,还是那种理论上的暂时。

作为国际奥委会所谓红线内的项目,又是世界第一大运动的数字形态,足球电竞有着几乎最高的入亚入奥优先级;同时,各种玩法相近的产品与版本遍及五大洲,全球发展极其平衡。

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前往足球在线4决赛现场观赛。图片来源:当代体育。

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在「FC 24」及主机系列以往版本,虚拟德甲、电竞西甲、电竞英超等赛事高度发达,欧洲联赛和俱乐部都能找到对应的电竞分部。即便在亚洲范围内,中东地区选手也一直具有较强竞争力。

项目的永恒+国际发展的平衡,尽管在国内影响力不及其他项目,但它真正是世界意义上的电竞「大球」。也许我们永远无法预测,下一届亚运会或奥运会里面有什么电竞项目,但唯一肯定的是,一定会有一个足球电竞项目。它还要再比五年、十年、甚至一百年,是电竞领域的常青树。

这就意味着,如果中国体育要增强在世界上的电竞软实力,足球电竞项目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。真正的强大,不是在自己擅长的项目上碾压对手,而是要在对手的地盘上同样让他们臣服。

泰国的强大,主要是来自于过去三到五年的这波「黄金一代」。亚运这两位奖牌得主都是黄金一代中的佼佼者,他们个人技术细腻、善于钻研各种细节机制,有着清晰的东南亚球员风格,在中国FSL职业联赛的鼎盛时期,也曾短暂来华效力。

在足球在线4的决赛现场,来自马来西亚的足球解说员,同时有八年「足球在线」系列游戏解说经验的Muhammad Roshizam告诉我们,在泰国,足球在线系列比赛虽然不是最热门的项目,泰国的电竞设施与中国相比也远没有那么完善,但当地的观众从来不缺少热情。哪怕是规模再小、设施条件再差的足球在线比赛,他们可以穿着拖鞋站着看一天。

图片来源;当代体育。

不过近两年来,泰国「足球在线4」由于一些运营问题,新人涌入正在减少,普通玩家和职业选手的平均年龄正在上涨,对他们而言,黄金一代之后所要面临的问题也非常严重。

相比之下,韩国「足球在线4」目前在亚洲赛场上的稍显疲软,恰恰是因为他们正在经历换代的过程。以郭峻赫(00年)、朴起永(05年)为代表,他们在02-05这一代逐渐涌现出了大量潜力新星,甚至年轻的韩国选手会把自己的生日写在ID或战术板上展示自己的独特,未来必将成为亚洲足球电竞的重要力量。

尽管足球电竞不是一个非常依靠反应速度立足的项目,但青年才俊储备、新人对现有选手池的冲击力同样重要——竞争永远是进步的源动力,我想经历过断档的韩国人,此刻一定深谙这个道理。

当郭峻赫和朴起永们扬下一句「亚洲的未来是我们的」的时候,也许真的会有很多新人悄悄地默念「未来还真未必是你们的」——这个在世界真实足球产业每十年都在发生的故事,就会如此现实地反映到电竞身上。

也许2026年在名古屋,当91年的李思俊和98年的刘家成,回头望向四年前的自己、彼时的中国运动员,以及屏幕那边对手,又会是怎样一种百感交集呢?

图片来源;当代体育。

——种一棵树,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,其次是现在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